鑫森林业 惠旺尔 力源宝 绿拓林业 华扬科技 鑫森林业 惠旺尔 力源宝 绿拓林业 华扬科技
新闻中心

TEL 0771-2386882

联系我们

树人™半月刊 (第52期)

 图片1.png

图片2.png

2018-08-14 (总第52) 

特刊(增刊3):缅怀项东云先生

【编者按】 自树人™半月刊第4951期发表之后,广西人工林种植者协会秘书处收到了更多的悼念项东云先生的文章,本期是继第49-51期树人™半月刊的第3号增刊。

项东云先生英年早逝,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震撼。无论是亲朋好友、业界同行、长者后生、国内国外……凡是熟悉了解他的人们,都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并以不同方式缅怀逝者。广西人工林种植者协会特此开辟专刊,发表部分悼念作品,就此以民间行业协会的名义感激项东云先生对广西林业发展和对民间协会的诞生做出的重要贡献,以此告慰逝者英灵,并表达协会会员的缅怀和感激之情。

项东云先生是树人的楷模!

 

1. 凯文· 哈丁(Kevin Harding– 项东云先生的澳洲朋友

日期:2018813

挽题:追念我最挚爱的朋友 - 项东云

这几天,我总在想项东云留给我们的一个重要遗产或留给我们的一个宝贵财富是他在最近几年培养、指导、鼓励和建设的年轻科学家群体,这个群体继续扩展着他职业生涯为之付出一生的桉树研究工作。 我在20052009年的澳大利亚农业科学研究项目中以及后来20122015年访问中国期间很荣幸能与这新一代的广西林科院科研人员一起工作。

这些科研人员中的一个或多个有希望成为将来科研的“领头羊”,继续担负起过去他们尊敬的领军人物项东云所起的桉树研究的领导作用。我也相信,他们将会继续保持与澳大利亚同事的密切联系,澳大利亚同行们非常珍视他们与东门林场、广西林科院、中国桉树研究中心和中国各地的许多其他好朋友的长期友谊,并为中国桉树人工林种植产业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

这一切要归功于项东云的贡献,在他早期的职业生涯中, 他从东门项目优秀的领导那里学到了很好的知识和技能,并充分发挥了他的潜能继续培育和巩固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友谊,形成了富有成效的研究团队。正如我们的朋友斯蒂文米奇利(Stephen Midgley) 跟我概括的那样,项东云在一代又一代的研究合作中,为我们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合作平台,一个宝贵的精神财富, 为我们留下了一个将有助于下一代开展工作继承友谊的很好的朋友和同事沟通网络架构。

我不会忘记我们曾经在东门林场和广西林科院一道工作的经历, 我们曾一起前往多个广西林场多次开展实地考察工作,每年的项目年度会议和在南方各地的全国桉树研讨会,特别是项东云、李昌荣、任世奇和我本人在2015年对澳大利亚为期12天的考察, 我们一起赴昆士兰州、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 考察澳大利亚最新的桉树研究成果。

我们都非常喜欢美食,尤其是海鲜和牛肉,有好朋友的陪伴,一起分享美味佳肴。在考察途中,漫长的车程,我们会一起合唱东云最喜欢的歌曲,包括经典的约翰· 丹佛歌曲,只有好朋友才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因为我们唱歌的嗓音的确不是很好(尤其是我的)。

如今许多澳大利亚人仍遵循的一个古老爱尔兰传统, 就是在正式的追悼仪式之后 大家相聚在一起,喝上几杯,分享过去与故人美好时光的留给后人的故事, 作为与家人或朋友相互安慰的方式(也可称为“守夜”)。今天在澳大利亚,我们许多人同时举起多个酒杯,一道向我们的好朋友项东云举杯告别,与他一起再干上最后一杯。

我们与我们的中国朋友和同事一样,为失去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好学科带头人,卓越的科学家,好同事和老朋友而感到无比悲伤。

再见了,老朋友! 我会非常非常想念你的,希望将来我下辈子还能与你在某个地方相聚, 我们再一起干杯!

 

2. 唐庆兰 - 广西林科院桉树研究所

日期:201886

挽题:缅怀可敬可亲可爱的项东云副院长

2018728日早上我如往常一样早起,起床的第一件事是习惯打开手机看看微信,一行简单的字“项老师走了”,这是来自甘春雁(项院长的学生)的信息。我彻底傻了,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就在昨天傍晚,小甘还告诉我说项老师输血后舒服多了,怎么会突然就……,就这样流着眼泪傻傻的盯着那一行字,脑子里满是项院长那活力四射的笑容以及和项院长一起工作的各种画面。

很有语言天赋。20067月,我研究生毕业有幸加入到项院长的桉树研究团队工作。刚来上班没几天,项院长就带着我们桉树团队和澳大利亚的专家一起到东门林场实施中国、澳大利亚和越南3个国家合作的科研项目。几天的接触,发现项院长不仅学识渊博,待人特别亲切、友好,印象最深的是他的英语特别特别棒,跟澳方专家的交流非常顺畅,心里特别敬佩项院长。我的口语比较差,不敢开口跟澳方专家交流,生怕说得不好被别人取笑,项院长似乎看出我的心思,不但没有批评我胆小,还很耐心的开导和鼓励我大胆去交流。后来发现项院长不止英语说得好,本地的好几种方言也都说得特别溜,偶尔出差到过的很多地方的方言也能说上几句。按项院长的说法,一个人只要肯开口说,大胆说,说错了不怕被嘲笑,任何一门语言都不难。

做事精益求精。慢慢熟悉和了解项院长是他带着叶露和我一起筹备2006年南方林木育种会议和热带地区非木材产品与社区可持续发展国际研讨会开始。对于刚刚从学校转到工作岗位的我来说,会议筹备之前几乎没有接触过,更不用说是那么大规模的会议,根本不知从何下手。所以一开始,我的工作几乎都不进入状态,偶尔会表现出着急、心烦意乱等情绪,项院长不但没有批评我,反而安慰我说:“不要着急,没接触过就是这样的,认真地学,相信经过这次的筹备后你们的会议筹备能力会有很大的提升。”会议的筹备方案不会写,项院长每天忙完行政上的事情后,利用下班的时间指导我们如何写好会议的筹备方案、会议指南、会议日程、专家邀请函、单位邀请函等等。项院长对材料的撰写要求非常严格,会议的每一份材料项院长都会非常认真的修改2-3遍,每一句话、每个词都认真斟酌,反复推敲,就连不合适的标点符号都给我们揪出来,让我们改正。为修改会议材料,项院长经常晚上加班到深夜,有时我们会跟着他一起加班,但每次到晚上11点左右,他就会以各种理由把叶露和我“赶”回家休息,自己一个人加班到深夜2-3点。经过两个会议的筹备和项院长的耐心指导,我们对筹备会议的流程和会议材料的撰写非常熟悉,后来几年院里各类大型会议的筹备委员会里都出现叶露和我的名字。

待人亲切。当时也许是因为叶露和我年纪小,个子也小,项院长亲切的称呼我们“丫头”。项院长对我们这两个“丫头”特别好。周末我们一起加班的时候,项院长怕我们年轻人不吃早餐,经常给我带好吃的。记得一个周六的早上,我们约好了到他办公室修改材料,项院长一进办公室,就朝我和叶露招手,说:“丫头们,快过来,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好吃的早餐”。说着就从他的双肩包里掏出了几根热气腾腾的面包木薯,对我们说:“赶紧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我们感激的连忙道谢,吃着香喷喷的木薯,心里都笑开了花。项院长工作特别忙,经常到外地出差,出差遇到当地好吃的或者当地特色的东西,都不忘给我们带回来,每次电话那头都会传来这么一句话:丫头们,有空来我办公室,有好吃的。项院长对待我们这些下属总像对待亲人一样热情、亲切。

带病坚持工作。由于长期劳累,2015年的11月,项院长不幸被查出身患重病,经过2-3个月的治疗,病情有所好转,项院长带着病痛又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又是处理文件,又是修改材料。后来不知是身体病变所致还是药物所致,项院长的视力越来越模糊,在电脑上修改材料越来越困难,经常让我把他要修改的材料打印出来给他修改。每次劝他注意休息,养好身体,他都说:放心吧,我没事,我没事,我会注意休息的。后来病情慢慢加重,项院长的视力越来越差,为了能继续处理文件和修改材料,他让人给他弄来了一个放大镜,每次去到他办公室,都看到他拿着一把放大镜或是对着桌面的文件认真看或是对着电脑屏幕认真的修改材料。

项院长生病的这2-3年,每年住院估计有3-5次,但每次都是10天到半个月就会返回工作岗位,今年的6月上旬,被病痛折磨难耐的项院长又住进了医院,来回进出了几次重症监护室。713日下午项院长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我跟桉树所几个同事到医院看望项院长,第一眼看到他消瘦的身影,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也许是在重症监护室没有人说话的缘故,项院长看到我们,特别的兴奋,一个劲跟我们讲他在重症监护室里看到的各种事情,看到项院长讲得那么兴奋,难过的心里稍稍缓和,心里坚信项院长再休养一段时间就又可以回去跟我们一起上班了,又可以通过QQ指导我们写材料了,还可以经常在微信群里跟我们聊一些天南地北的事。可是,怎么也没想到,那一次看望居然成了我们跟项院长的最后一次见面,心里的悲痛无法形容,真希望这不是真的,项院长不是真正的离我们而去了,只是住院时间稍长了些,经过长时间的疗养后,又可以回来跟我们一起上班,又可以在微信上跟我们聊一些不着边际、天南地北的事。

那个可敬可亲可爱的人走了,我们私底下已称为“老人家”的好领导、好长辈走了…故人驾鹤已西去,音容宛在德长存。

                                    

3. 魏国余  广西国有高峰林场林科所

日期:201886

挽题:缅怀项老师

在我记忆中不记得什么时候与项老师相识了,只记得认识他后,他老人家一直把我当成自己的学生看待,或者说比一般学生还要亲的那种关系,最确切的表达应该是忘年交吧。我们之间不但谈学术,也会谈生活,当然开玩笑也必不可少,有时我也会给他一些小“批评”,足见我俩的感情还是不一般的。他的英年早逝,使我久久不能平静,简单回忆几个小事件,以此来缅怀项老师:

记得有次与项老师一起开会,由于几个学生好久没有见过项老师了,大家去他的房间邀请他一起吃个饭,他却说:“你看我哪有空,手上这么多事情要做,你们去吧,非要请我吃饭,那就帮我带个面包和一盒牛奶就行了。”大家没办法,也只好照做。

有次和同学一起去医院看望住院的项老师,一进病房看见他正在开着笔记本电脑弄着什么,我有点生气的说:“项老师,你不好好休息干什么呢?身体恢复了再干不行吗?”他转过脸笑呵呵说:“没事的,好了,你看,我刚刚输完血,手掌都有血色了。”说着把手伸过来给我们看,“不行啊,这本书要出版了,我要帮他们把把关”,项老师接着又说。我知道项老师就是那个永远停不下来的那个人。

有一次在林科院参加一个会议,项老师是会议主持人。茶歇时,项老师走到我身边问我一些近况,我向他作了汇报,他对我进行了鼓励,同时又提出了一些希望。看见他满脸浮肿,精神也不是太好,我说:“项老师,你一周要去医院透析几次,不行就休息一段时间吧,反正你是二级教授,又是处长。”可他却一脸严肃的说:“不行啊,现在林科院事业蒸蒸日上,事情特别多,安院长又特别忙,我要为他分担一些,另外,桉树团队还很年轻,我要带他们啊,等林科院强大了,桉树团队强大了,到那时我再休息。”他忘记了自己是个病人,始终把工作放在第一位,时刻不忘他的单位,他的事业。

项老师对学术严谨是出了名的,有次我让他帮我修改一个课件,有个数据我查了好久,也没见官方的报道,我便根据经验随便填了一个,他阴沉着脸对我进行了严厉批评:“你这是不负责任,数据一定要真实,如果你讲出去,别人采纳了,那就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了,会影响很多人,回去再去查,数据一定要有依据。”我点点头,灰溜溜地去查了几天资料,又给他斧正。这次他很高兴,说:“做学术一定要严谨,其实这个数据我有,我就是要让你体会一下做学术有多么不容易,也是对你的一次惩罚,以后你就不会蒙混过关了。”

项老师在我记忆中很少求别人办事,更多的是别人求他办事,只要不是原则问题,他都会尽心尽力去帮你。我评副高的技术总结他前前后后帮我修改了六稿,就连标点符号都要帮我修改,有时候返回来的邮件是在凌晨2点以后,我知道他为了我又在加班,心里很羞愧,但更多的是感动。有时别人让我修改的东西,我拿不准,发给他帮再看看,他也会很乐意和细心的帮忙修改。他就是这么个人,平易近人,乐于助人。

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项老师对我的关心照顾实在是太多了,我从心底里感激他,愿他在天堂没有病痛,项老师,一路走好!

 

4. 郭东强–广西林科院桉树研究所

日期:201886

挽题:秋天该很好,你倘若在场 - 忆导师项东云

明日就是立秋,秋天的第一个节气,本应迎来收获的时节,却因为您的离去而变得萧瑟。发生的一切早已注定,却又像没发生过。至今脑袋空洞,一位虚怀若谷、学识渊博的大家怎么就此离去了呢?曾如桉树般高大挺拔的巨匠,怎么可能会倒下呢?

2009年,在广西大学的研究生宿舍楼道内,我拿着一张导师信息表,毫无头绪的站着。一位师兄路过,看了一眼我手中的表格,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报项东云,大牛!”作为一个跨专业的学生,怀着紧张的心情试探性的给项老师发了第一条短信过去,说明了读他硕士的意愿,收到的回复仅“欢迎!”二字。接下来的一切似乎特别顺利,导师见面会上匆匆一见并没有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只记得问了我是哪人,并稍加叮嘱一句:“好好学习,上完课到院里做论文”。研一下学期,接到师兄的电话,让我跟随桉树中心人员一同前去东门林场采种。当聊天过程中知道我是项老师的研究生时,他们冷不丁的问了我时下流行的话:“有没有觉得项院长特别有范儿?”我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是猜测这种范儿在他们眼里可能更多的出于一个科研机构的领导气质上。

2010年,在上完一学期课后,到广西林科院开展毕业论文研究,有幸在一个家庭般的研究团队内学习,并真切地感受到了项老师的“范儿”所在,更准确的说是一种魅力,这种魅力令人神往,高山仰止。做研究时的项老师目不窥园,废寝忘食,双肩包随时带在身边,不知道的总认为是他说的那样“背在身上,为了身板挺直”,其实是将电脑随身携带,无时无刻不专注于心爱的桉树科研事业。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每次做报告前都在修改PPT,直到报告开始的那一刻,这种精益求精到刻板曾让我觉得多余,觉得只要内容表达清楚即可,PPT没多少人会认真看。2014年跟随项老师一起去柳江调研后,他让我做一个调研的PPT,修改返回后的版本彻底震住了我,这才意识到PPT不仅对于听者负责,更是对自我的一种锤炼和提升。每当需要找一些提纲挈领的标题或者详实数据时,都会翻开项老师的PPT,总能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斯人已逝,再看这些PPT,更能感悟到优秀的品质依赖于习惯的积累,那些刻板才是真正稀缺的精神。

 

图片3.png

 

很多人跟我说过,没想到你导师这么平易近人,完全没有大专家的架子,毫无距离感。项老师对年轻人的提携,可以不问出处,不夹杂个人情感,有问必答,有求必应。在我的邮箱里,存着这样一封邮件。“小郭,转发一个项目申请书给你阅读,这个项目也许会给你申报各级科技项目有所启示,有所参考。这个项目的提出……如何利用一个成果信息,或者文献信息,这是进一步提出研究项目的一种启示,也就是你们写项目申报书的综述,从中找到需要研究的科学问题。平时,你们对申报项目选题总觉得很难,我也觉得难,这需要我们好好学习。要学会从我们已经明确的研究主线(即进一步产出成果的主线)去进一步思考,从而得到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的科学问题,得到我们立项研究的项目意向,可以提出很大的项目,也可以提出为主线服务的小课题、专题。”朴实的语句,没有严苛的字眼,把姿态尽量放低,在传授知识的过程中不会让人觉得自己的无知而自卑。

我所知道的项老师,除了严于律己、恪尽职守、精益求精和诲人不倦,更是有一种可爱的气质。2015年,项老师突然在我生日那天给我传来一份PPT,点开后不禁一阵暖意涌上心头。现下回看,却已泪湿沾襟。

 

 

 

2017年元旦过后,我从北京培训回到南宁第一时间去到医院探望项老师,知道晚上需要人守夜,便提出替师母一晚。

彼时的项老师已经从重症室转至高干病房,每日仅需固定服药并观察,因此入夜后他劝我晚上不必刻意醒着,有事他会唤我,还不到无法自理的程度。但看着他蹒跚的脚步,微微颤动的双手,我并不放心,一直躲在角落里用外套挡住手机漫无目的地刷着。时至凌晨四点多,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才稍微松懈了精神,未料这一松懈竟睡去了。清晨感到一丝亮光刺眼,惊醒坐起,项老师却坐在床沿略带调侃的看着我说:还是年轻人的呼噜够力。在我不知是笑是埋怨自己之时,项老师却已挪步去洗漱。不久之后看到他把头发梳得井井有条,虽然长期的住院让他的头发看上去白了不少,也长了许多。那一刻,我认识到了老师身上的特有的气质,整洁。为人的整洁,治学的整洁,虽承载病痛,亦不敷衍了事的整洁。

七月流火,恩师西游,这个秋天本该很美。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老师的一生都在和时间竞逐,也曾发出“年轻十岁该多好”的感慨。这是对科学探索的不满足,对事业的高度专注。如今化羽仙去,其精神必将化作黑夜里的火炬,照亮吾辈之前路。

很庆幸,我曾受巨人指引;很感恩,巨匠光辉照耀前程。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鲁迅

 

5. 伍琪–广西林科院桉树研究所

日期:201882

挽题:我心目中的项教授 - 纪念项东云先生

项教授是对我人生有重要影响的人!

20157月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去给各位领导送文件。送到项教授办公室,临出门时他突然问我:“你学的什么专业?”

我回答:“环境工程。”

之后我想了想继续说:“其实我一直很矛盾,我本科和硕士都是环境工程专业,我并不想丢了自己的专业而改学林学。但是,如果我考博继续考环境工程,恐怕即使毕业了在以后的工作中也会有很多困难。”

项教授思索片刻严肃地跟我说:“读博士,最主要的是学习一种方法,一种发现问题、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任何专业都是相对的,也都是不断更新变化的,需要不断地学习,而且任何一种专业有一天都有可能被淘汰,你要在博士期间得到认知的提升,学会更好的学习的方法,这才是可以陪伴你一生的。所以你不必太纠结于专业这件事,况且各个专业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年轻人要大胆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

于是,那一年我坚定的报考了环境工程专业的博士,之后跟随学校海外研习班赴泰国清迈大学进行了交流学习,我第一次看到了新的世界。再后来,经过与导师及单位领导同事多次讨论,最终确定了与林业相关的木材纤维素改性研究方向的课题。

2017年,我怀了第二个孩子,随着孕周越来越大,我像一只疲惫的蚂蚁奔波在学习、工作和生活之中。每周要去学校开组会汇报自己这一周在博士课题方面的进展,单位工作涉及的项目实验已经开展需要继续跟进,爱人长期出差在外家里的孩子需要照顾,并不顺利的产检以及笨重的身体让我看到什么都烦躁抑郁。有一天,在楼道偶然碰见项教授,他一脸慈祥地问:“博士课题怎么样了?”

瞬间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所答非所问地说:“我觉得人活着太累了…….

项教授哈哈大笑,“怎么这样说?”

我回答:“我平衡不了工作、生活和学习,只要我想在工作和学习上投入多一点,我的家庭生活就会变得一团糟。我第二个孩子还没有出生,如果出生了,更不敢想象,要是非要让我在家庭和学业中做出选择的话,我会放弃学业。”

项教授认真地说:“平衡不了就不要平衡,不要花时间想着平衡什么,家庭是后盾,最重要,但是如果你放弃学业,你一定会后悔的!我现在50多了,从40岁开始,记忆力就有些衰退,50岁之后更是学习新知识变得困难,所以你现在要趁着年轻趁着记忆力好,多学习,多积累,不然等你老了你拿什么和年轻人竞争呢?(笑)到时候你想学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抓住现在,好好学习,再坚持一下,慢慢都会好起来的,你要相信你自己。

之后,我经历了很长一段抑郁期,即使到现在也没有完全走出来,焦虑、失眠、悲伤、暴躁一直困扰着我。但是,我一直没有放弃的是学习。因为学习我对专业知识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因为学习我更加珍惜活着的时光、更加真诚对待同事之间的感情,因为学习我能毫不费力的解决孩子提出的奇奇怪怪的问题,因为学习我有了更多的安全感。

项教授没有给我上过一节课,不算是我的老师;项教授和我没有血缘关系,也不算我的家人;但是,当我得知他去世时我却完全不能接受,我哭得不知所措……

我突然想到了稻盛和夫在《活法》这本书中写到的一段话:如果有人问我:“你为何来到这世上?”我会毫不含糊地回答:“是为了在死的时候,灵魂比生的时候更纯洁一点,或者说带着更美好、更崇高的灵魂去迎接死亡。”我们降临世俗,经受各种风浪的冲击,尝尽人间的苦乐,或幸福或悲伤,一直到呼吸停止之前,我们都不懈地、顽强地努力奋斗。这个人生地过程本身,就像磨炼灵魂地砂纸,人们在磨炼中提升心性,涵养精神,带着比降生时更高层次地灵魂离开人世。我认为这就是人生的目的,除此之外,人生再无别的目的。

                     

6. 刘媛 - 广西林科院桉树研究所

日期:201886

挽题:缅怀项老师

项老师心系林科院木材科学研究,在他的推动下,2009年林科院申请建设人工林木材性质与高效利用研究平台,2010年广西林科院重点实验室采购了第一批木材实验室仪器,包括力学万能试验机、木材显微图像成像系统、木材检测仪、木材水分仪、应力波测定仪等设备,为林科院的木材科学研究打下基础。在项老师的指导下,广西林科院成功申请到引进国外智力成果示范推广基地专项经费,通过该项目,于20149-10月,聘请澳大利亚CSIRO木材科学首席研究员Russell Washusen博士来广西林科院工作,指导桉树速生材锯解与干燥技术及高附加值利用研究。期间,项老师亲自陪同Russell Washusen考察了广西家具企业、木材加工设备和桉树木材加工状况。经过调研,Russell Washusen 博士针对我院木材研究的现状,指出速生桉木材锯解与干燥技术下一步的研究的重点,并为提高桉树木材价值,提出改良木材锯解与干燥设备提供改造的建议。

在陪同Russell Washusen博士去贵港考察的途中,跟项老师闲聊中得知,由于经常加班,他身体已经出现不适,有时候血压特别高,当时我还提醒他,说以后要注意休息,保重身体。201510月,项老师除了在桉树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做了一个学术报告的时间之外,会议其余时间都躲在房间里整理院里要上报上级的材料。记得一天中午,他打电话给我,说要赶材料,没空下酒店餐厅吃饭,让我帮他买点面包和牛奶做午餐。在我的印象中,项老师经常加班,一些重要材料都是改了又改,经常是到了材料上交的最后一天凌晨,材料离线传到我QQ,我白天上班接收材料打印上报,一看文件发送时间又是凌晨两三点。项老师白天要处理院部的事务,很多重要材料都是熬夜加班写出来的。其实他身体长期有高血压症状,长期服用降压药。但是他一直忙于工作,忽略了自己的身体,导致积劳成疾,终于在2015年底病倒了。当时我们大家都乐观的认为,去医院治疗再回家好好休养,身体就会好起来了,没想到病情发展那么快,于2018728日离开了我们。我失去了一位好领导,好老师,愿他在天堂没有病痛,继续他钟爱的桉树事业。

 

7. 张照远–广西林科院科技管理办公室

日期:201886

挽题:缅怀项东云院长/老师

项院长工作上具有大科学家的科研思维和做事风格,能为一个实验细节而孜孜不倦、反复论证;也可为一篇论文发表而不厌其烦逐字修改,甚至一个标点符号也不放过。印象最深是2014820日填报实验室绩效考核材料,为了不让一个掉页的表格落在下一页,他亲自操刀调整所有格式,做到全文格式统一完美,借用他当时的话就是“表格是死的,人是活的”。凡此种种,举不胜举,简列两个事例如下:

1) 传道授业,导师典范:从学校毕业来院工作第一天,项院长就安排我跟随澳大利亚专家从事桉树人工林高效栽培研究。可以想象从未接触过如此具体的工作并还是和外国专家一起工作,心里的压力有多大。他好像十分明白似的,亲自带着我这个初入社会的小学生深入林地搞调查,详细解答每个调查指标的意义和用途,虽然这些在学校的教科书中都可以学到,但在他那耐心而又有磁性的讲授下,这个意义绝非一般。和外国专家交流上,他也十分注意,要求我们要有礼貌,遇到不熟悉或不会表达的词句,他建议我们尽可能用肢体和口型来表述,印象中How to say”是他表述一个不确定事情的关键用语。如此一个月的躬身垂范和悉心关怀,我能够放开胆子工作也敢于并勇于和外国专家交流。目前,那批一起工作的专家还时常Email联系,有什么重大事情和喜讯都告知对方。

2009年参加中澳越桉树项目合作总结会,在越南河内举办,他鼓励我作为中方代表广西林科院做桉树培育的主题报告,这个压力不亚于第一天上班时和老外的交流。但在他认真而严谨的报告修改后,我还是迈出敢于站立国际会议上这一艰难一步。这件事对我工作生活中敢于担当和不畏艰难有实质性影响。

2) 精彩生活,人生益友:作为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我自幼家庭条件不好,因此生活上十分自卑,不敢和人过多交流,更不敢正面和人多聊。但自从和项院长接触以后,他用自己那爱的涓涓细流滋润我的心田,让我能够并坦然面对同事、领导,不再是过去那个低头垂目、不敢正视的小男孩,而成长为乐于表达、能够分享的男子汉。

那是2007925日中秋节,单位来几个一起合作的外单位专家,他很细心的安排赏月活动,手把手指导我如何安排每个工作细节,并告诉我应该如何和每位专家交流,让我从极为紧张和担心的状态放松、释放出来,也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作为一个基层的科技人员面对大专家、学者不仅仅是保持应有的尊敬,还要有自己独立的人格魅力。

 

图片5.png

 

以上仅仅是我和项院长接触过程中的极小缩影,当含泪回想着与其相处的每个时刻,总能感慨万千。如今他已离我而去,希望在通往天国的道路上,有可爱的天使陪伴他左右,让可亲可敬的项院长、老师没有疾病、没有痛苦的困扰。截图他在我们生活中最后一晚留下的几句话,以示永远纪念。

 

8. 周维–亡者家属致广西人工林种植行业协会的感谢信

日期:201888

题目:感谢信

尊敬的广西人工林种植行业协会全体同仁:

我的丈夫项东云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我们悲痛欲绝。在治丧期间,感谢您的吊唁与慰问,让他圆满地走完了最后一程。哀痛之余,我们感受到您对他的祭奠哀思,让我们悲痛的心灵得到了极大的慰藉。项东云的一生之所以能够兢兢业业不懈努力,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应有的业绩,得益于您和关心支持他的所有人的帮助和提携。项东云病重住院期间,承蒙您的关心与帮助,给予了他与病痛抗争的勇气,我们感激不尽。在陷入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之时,是您的关爱和鼓励,让我们感恩于怀、感谢于心、永生难忘!悲痛之余,书写片言只语答谢您的深情厚谊,请接受我们最诚挚的谢意和最崇高的敬意!

在今后的工作和生活中,我们将化悲痛为力量,继承项东云的工匠精神,在各自岗位上努力工作,无私奉献,回报社会,以此来报答您的厚爱,告慰项东云的在天之灵!

周维携儿子项舟洋、儿媳高文花谨此叩谢!

 

 

树人™半月刊第49期悼念文章链接:

http://www.vdongli.com/wx_index/newsInfo.htm?clientId=350&navId=7379&userId=&id=29026

树人™半月刊第50期(增刊1)悼念文章链接:

http://www.vdongli.com/wx_index/newsInfo.htm?clientId=350&navId=7379&userId=&id=29030

树人™半月刊第51期(增刊2)悼念文章链接:

http://www.vdongli.com/wx_index/newsInfo.htm?clientId=350&navId=7379&userId=&id=29028

树人™半月刊第52期(增刊3)悼念文章链接:

http://www.vdongli.com/wx_index/newsInfo.htm?clientId=350&navId=7379&userId=&id=29029

 图片6.png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