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森林业 惠旺尔 力源宝 绿拓林业 华扬科技 鑫森林业 惠旺尔 力源宝 绿拓林业 华扬科技
新闻中心

TEL 0771-2386882

联系我们

树人™半月刊 (第50期)

 0001.png

0002.png

 

                                          2018-08-12 (总第50) 

             特刊(增刊1):缅怀项东云先生

 

【编者按】 自树人半月刊第49期发表之后,广西人工林种植者协会秘书处陆续收到了更多的悼念项东云先生的文章,本期是继第49期树人半月刊的第1号增刊。

项东云先生英年早逝,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震撼。无论是亲朋好友、业界同行、长者后生、国内国外……凡是熟悉了解他的人们,都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并以不同方式缅怀逝者。广西人工林种植者协会特此开辟专刊,发表部分悼念作品,就此以民间行业协会的名义感激项东云先生对广西林业发展和对民间协会的诞生做出的重要贡献,以此告慰逝者英灵,并表达协会会员的缅怀和感激之情。

项东云先生是树人的楷模!

 

1. 甘福丁广西林科院高级工程师

日期:2018年8月7

挽题:悼项东云副院长

项兄驾鹤,

梁栋折,

雨风哽咽。

忆往昔,

树木树人,

奉公夙夜 

科研报国呕心力,

勤严求索图超越。

只为那,

八桂山晴翠,

水莹澈。

 

顶风雨,

战暑寒。

跨重峦,

越险滩。

赚一身尘劳,

佳报频传。

浩气永存昭日月,

忠魂长留绕千山。

锥心痛,

天星何早逝,

泪阑珊。

 

2. 兰俊广西国有东门林场林科所所长

日期:2018年8月5

挽题:您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 缅怀项东云

2018728日上午九时许,当我在微信群中看到“老项离开了我们”这一消息,我突然一愣,心也在颤抖,我在想老项难道就是令人尊敬的项院长?不可能,我前不久还在微信群里向专家们咨询辨别树种问题时,他还认真地回复了我,他还坚持每天早上按时跟大家一起分享三分钟新闻早餐。然而这个我们都不愿意听到的、也不敢相信的消息却是事实。他,一个科学严谨的桉树权威专家、一个令人尊敬的好领导、好老师真的因病离我们而去了,留下了他一生坚持不懈、奋斗至生命最后一刻的林业(桉树)科研事业。

 

0003.png

2014年项院长陪同澳洲专家在东门林场(右起项东云、Russell Washusen、Kevin Harding、兰俊)

 

我认识项院长是在2006年我从东门林场对外造林基地调回林科所工作的那年,当年我也只是个对科研一无所知的毛头小伙子,至今也整整12个年头了。可以说在这12年里,项院长一直对我的个人成长以及东门桉树事业的发展给予了极大的关心、指导和帮助。而在这12年里,我一直坚持在林场科研一线从事桉树研究工作,我也一直以他为学习的榜样,我知道项院长也是大学毕业后就在东门林场工作,然后从一个普通技术人员成长为广西乃至我国著名桉树领域专家的。同时,他也把他12年的青春献给了东门林场桉树研究事业,正是他和中澳专家的不辞劳苦、无私奉献,东门林场才有亚洲最大桉树基因库的美誉。后来,东门林场成为国家首批重点林木良种基地,他也成为了基地技术支撑专家。

因为工作原因,我和项院长每年都会有很多接触,比如每年他都会亲自带国内外专家、同行到东门林场考察指导工作,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我们合作开展项目研究。不管是什么时候,项院长总是给人充满活力、和蔼可亲的感觉。在平凡的工作和生活中,他不知不觉就成了我的良师益友,甚至成了我的亲人,这也许就是他的人格魅力吧。

我没有太多华丽的语言来表达我对他的怀念,但在参加他的告别会的时候,我落泪了,因为我知道他仍然不想离开我们,他还有很多的事想亲自去做。项院长请您放心,您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我们将继续沿着您没走完的路,一直走下去……。

 

3. 王尚明惠州南油林业经济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林学会桉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日期:2018年8月4

挽题:悼我东云兄

 今天是周末,距东云兄逝世刚好是一周。

原想利用周末短暂的时光,到南国桃园山庄静一静,我知道,在那各种珍贵观赏树木布局非常讲究的地方,竟然有一片生长非常茂盛的苍天桉树,希望吸着桉树的气味,舒绶对东云兄的怀念。但是,在临进南国桃园山庄门口时,心突然悬了,我突然驱车离开,生怕进去会引发更多……无助的我,没有目的在慢车转悠,无意间来到一家名为“晨晨饺子馆”的东北小菜馆。坐毕,上了一碗小米粥,端详着橙色的食物,没有一点食欲,思绪万千,东云兄的影子不断涌现于脑际。1996年,由于遭受9615”号强台风的摧毁,雷州林业局的林木资源出现严重危机。恰好此时局里调整我分管营林与科研,局提出 “科技兴林”的理念,并要求营林、科研工作者要积极大胆地践行。我带着一批骨干首站到热林所考察学习商洽合作事宜,第二站就是广西。坦率地说,我对广西当时桉树的生产与科研状况并不了解,在潜意识中,总是认为桉树的“老大哥”还是属于雷州林业局。启程前,一位同事提醒我,到广西,如果不认识项东云,就不能对广西桉树的发展有全面与前缘的把握,我将信将疑。果然,在东门林场的几天考察学习中,通过项场长的陪同考察,介绍交流,凭我个人的综合研判,第一印象认定项场长是一个技术水平高和不讲假话的人。在他身上可以捕捉到广西桉树生产与科研的轨迹。这次会面,给我们成为好朋友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由于业务关系,我与东云兄的交流联系比较频繁,有些问题请教东云兄,东云兄总是给予悉心指导。东云兄在我心中的形象越来越丰满。

 

0004.png

2010年河源市苏家围 (左起:郭洪英、项东云、

王尚明、胡天宇、徐建民、谢耀坚、莫晓勇)

 

曾记得,在1997年,由于木浆项目需要,组织全国著名专家对中国南方以桉树为主的种质资源进行系统调研,在期间,东云兄的父亲逝世,他只请了三天假,处理好父亲后事后又赶上了我们的调研行程……

曾记得,第一次做学术报告时,东云兄精心准备的PPT别有丰采,经过深思熟虑而提炼的观点,踏遍千山万水而捕捉的珍贵镜头,有序展现,吸引着人们倾心聆听……

曾记得,在湛江参加桉树会议时,尽管他不胜酒力,我们一拔人高兴起来还是灌了他一杯酒,东云兄满脸通红,笑容可掬,一直陪我们到尽兴……

曾记得,我因公务到高峰林场,得知他刚被从林科院主要领导位置上调整下来,朋友按我的心思安排当天晚上会面,其间,我与东云兄不谈桉树,全部谈了桉树以外的事……

曾记得,在东云兄离开林科院的那段时间,仍然来广州参加技术研讨会,其间,我借助地主之名,安排一小拔人陪东云兄到河源考察客家围屋……

曾记得,东云兄在广州住院,我到医院看到兄的状态还不错,甚为高兴,并真诚邀请东云兄一家参加广州区域朋友小聚,果然,参加了,大家皆大欢喜……

曾记得,2017年桉树会议,见到东云兄,兄的行动与神态尽管不如以前,但思维敏捷,我们还在茶窒小聚。我们几位桉树委员会的负责人共同出席在会议结束仪式……

一个如此热爱林业、热爱桉树、热爱科研、热爱朋友的人,一个如此稳重、诚实、谦逊、和蔼的人,竟然已离我们而去,谁相信呢?

但眼神一定,我再也看不到东云兄那忙碌的身影,悲唉!愿天堂也有桉树。东云兄前半段太辛劳了,后半段好好安息吧。

此文手写于201884日里水和顺 “晨晨饺子馆”。愿“晨晨”二字伴随东云兄。外边还有细雨,小米粥凉了。

 

4. 李建军 原东门林场中澳合作项目翻译

日期:2018年8月9

挽题:永远怀念你 - 谨以此文追思英年早逝的东云

  这几天一想到老朋友,老同事项东云离去,我的心情就非常难过和悲伤。翻译澳大利亚同行发来的悼词,我更是饱含热泪,难以释怀,一直不相信他已经离开了我们。东云,你为什么连句告别的话都没有留下,就一个人匆匆走了。

  2016年11月当年在东门项目工作的澳大利亚专家米尔汗博士重返广西,特意安排去区林科院看看,你当时已重病在身,得知消息,还抱病出来参加会见,并带我们参观林科院新大楼,如数家珍地给我们介绍桉树研究最新成果(见图)。

 

0005.png 

 

2017年初我们得知你再次病重住院,我们去广西医科大去看望你,我们心里默默地为你祝福,都盼望你能早日康复,再和你相聚。我们当时可真没想到这一次,你走得太快了,深深地期盼竟成了永别。我们再也见不到你那纯洁的面容,真挚的微笑和充满活力的身影,再也不能和你面对面地谈天说地,我们不明白生活为什么这样不公?我们多么希望你能好好活着,哪怕一年见上一面也行。就是到了那天,面对你安详的遗容,我们仍无法相信也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永远不能!任何言词在此时都显得苍白无力。东云,你再醒一醒,我们一定要让你知道你的同事,你的朋友,你的同学是多么的敬重你,热爱你,因为你是个不平凡的人,为我们国家的桉树研究和开发利用做出那么大的贡献。你的一生就像一束阳光,照亮了你周围的世界。在多少朋友遇到困难,需要帮助的时候,你都伸出了热情的双手,给予了无私帮助。

认识项东云有快34年了,我们在1984年先后参加东门项目工作,一道奉献青春,相互学习,相互帮助,相互关照,共同探讨工作,工作之余我们一起打羽毛球,打台球,喝啤酒……记得刚到项目时,你错过了参加二外的英语培训,项目组就我一个专职翻译,整天要应付各种材料翻译,领导会谈沟通,会议翻译,偶尔才去苗圃那边,你开始英语对话都困难,但凭着一股执着和韧劲,对工作的热情,你就积极主动跟澳大利亚专家边干边学,英语水平很快提高,不久就能与外国专家基本进行工作上的沟通交流,你的才华,业务水平和领导组织能力也开始显现,得到中澳双方领导和专家的肯定和赞许。项目结束后,你继续努力,不断通过各种出国考察培训,接待外国专家,参加国际会议的机会,英语水平更是大大提高,完全能用英语流利地与外国专家沟通,在国际会议上用英语发言,大大方便了你与外国同行的交流,并建立了长期的紧密联系,不仅为我们东门项目的延续,双方专家日后往来,同时为广西林业与外国同行交流和合作起了很好的桥梁和纽带。作为广西和全国桉树界的权威专家,同时又具有如此好的英文能力,就是在如今英语较为普及的今天,在广西乃至全国都仍是屈指可数的,我们深感佩服,为失去你这样的优秀专家深感痛心和惋惜。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生前的你是多么的朴实无华,平易近人和谦虚谨慎,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的音容笑貌,不会忘记你的正直无私,不会忘记你的纯洁无暇,不会忘记你高尚人格和优秀品质。让我们再

看你一眼,把你的形象永远记在心间,让我们最后一次告诉你:你的精神不死,你的浩气长存!

  东云,你的不幸英年早逝,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同学、好同志、好朋友、好亲人,悲哀充满胸膛,催人泪下,痛苦压抑心头,无以言表。在此,我将这份无尽的哀思之意与深沉的怀念之情奉献于你的灵前!哭你,送你,愿你一路走好,一路走好!

  安息吧!我们最亲爱的东云老同事,我们将永远怀念你。

 

5. 克里斯· 哈伍德博士、萨达南丹·兰伯亚博士、吴夏明博士  项东云的澳洲朋友

日期:2018年8月7

挽题:深切怀念项东云

我们怀着极其悲痛的心情与其他澳大利亚同行们一同沉痛悼念我们的好朋友项东云。

克里斯·哈伍德依然非常清楚记得1993年项东云和王国祥对澳大利亚的考察访问时的情景。他俩先是在首都堪培拉的澳大利亚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考察了几周时间,之后赴昆士兰州京比参加林木育种的培训,接着他们又去昆士兰州北部的卡德威尔协助克里斯测量粗皮桉子代试验林,这在当时是我们从新几内亚采集的这一重要树种所开展的初次试验。 在昆士兰北部野外工作间隙,克里斯曾带他们一起到凯恩斯附近的复活港海边钓鱼, 还钓上一条很大的海鲷鱼。把大鱼带回去找了一位卡德威尔的中国厨师,请他烹制几个鱼菜,一鱼多吃。交谈中,我们得知这位厨师还是王国祥的老乡,来自相邻的村子,这顿丰盛的晚餐和他们当年的来访一直让我们难忘,记忆犹新。

最近一次克里斯和萨达南丹因考察澳大利亚科工组织的一个项目于2013年在中国广西考察, 非常高兴地与项东云重逢, 通过广西林科院, 项东云积极协调我们在广西的考察活动。

我们都非常怀念项东云这位非常好的先生,我们时代的杰出科学家和管理者。对我们的世界失去这样一位充满朝气的人和一位实足的好绅士而感到极其悲痛。在此我们向其亲人和同事表示最诚挚的慰问和悼念。我们将永远深情地怀念他 - 项东云。

     

6. 柏金斯  项东云的澳洲朋友

日期:2018年8月7

挽题:悼念老朋友  项东云

著名希腊古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有句名言“工作中的愉悦让作品得以完美。”

我最早见到项东云是1987年的8,当时我与项东云和李琼初一道赴南美的巴西考察学习桉树人工林扦插繁育技术。在那次考察后,我们又一道在广西东门苗圃开展试验工作,一直到198910月东门项目结束。

 

 

 

 

0006.png

 

在我的眼中,项东云总是对工作充满乐趣,因为他性子温和,对待自己从事的每项工作都会全力以赴,以求成功。也得益于他非同常人的工作能力,工作中无论遇上任何的困难或困惑,他总是想法设法地去努力克服。

记得我们在巴西考察时,有一天我们要到几个不同地方采集桉树扦插条,因地点相距较远,必须开车前往,可不巧那天没有司机,如果步行,我们肯定无法完成这一工作。这时,小项提出来,让他来开(要知道他当时没有巴西驾照),在林区林道开车应该没问题,说干就干, 费了一些劲才把车辆发动起来,我们三人就开车上林地了,一路顺畅, 回到住地,小项又小心翼翼地把车子停进车库, 我们得以顺利完成了采集工作。

 

 

树人™半月刊第49期悼念文章链接:

http://www.vdongli.com/wx_index/newsInfo.htm?clientId=350&navId=7379&userId=&id=29026

树人™半月刊第50期(增刊1)悼念文章链接:

http://www.vdongli.com/wx_index/newsInfo.htm?clientId=350&navId=7379&userId=&id=29030

树人™半月刊第51期(增刊2)悼念文章链接:

http://www.vdongli.com/wx_index/newsInfo.htm?clientId=350&navId=7379&userId=&id=29028

树人™半月刊第52期(增刊3)悼念文章链接:

http://www.vdongli.com/wx_index/newsInfo.htm?clientId=350&navId=7379&userId=&id=29029

 

0007.png

友情链接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