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森林业 惠旺尔 力源宝 绿拓林业 华扬科技 鑫森林业 惠旺尔 力源宝 绿拓林业 华扬科技
新闻中心

TEL 0771-2386882

联系我们

树人™半月刊 (第49期)

图片1.png

图片2.png


 

2018-08-04 (总第49期) 

特刊:缅怀项东云先生

 

编者按:项东云先生英年早逝,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震撼。无论是亲朋好友、业界同行、长者后生、国内国外……凡是熟悉了解他的人们,都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并以不同方式缅怀逝者。广西人工林种植者协会特此开辟专刊,发表部分悼念作品,就此以民间行业协会的名义感激项东云先生对广西林业发展和对民间协会的诞生做出的重要贡献,以此告慰逝者英灵,并表达协会会员的缅怀和感激之情。

 

 1.兰樟仁 - 广西人工林种植行业协会秘书长

日期:2018年7月30日

挽题:长歌当哭,深刻缅怀项东云先生

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二级教授级高工项东云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7月28日与世长辞,享年59岁。

众所周知,项东云先生的一生是辛勤简朴、任劳任怨、忘我工作的一生,在我国树木引种驯化、林木遗传育种、尤其是桉树人工林研究方面成果卓著,享誉国内外,是行业内桉树研究领域的专家和领军人物之一。

项东云先生与广西人工林种植行业协会的渊源可以追溯到2013年的初夏,当时聚集了行业内几十家人工林领军企业、高等研究院校、律师事务所等代表,开始筹备“中国人工林种植者协会”,在这过程中,项东云先生作为在邀请行列专家之一亲自参与并指导了筹备会的各项工作,直到后来2015年直接参与和指导了“广西人工林种植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为“协会”)的筹备和成立,作为广西林科院的所有关心和支持协会的重要领导之一,对“广西人工林种植行业协会”这个刚刚诞生的民间草根团体婴儿给予了特殊的关注与爱护,使得初创的协会能够在林科院科创大楼内得以安身立命,确保了广西人工林种植行业从业者真正意义上有了自己的家,并为协会从成立至今所能取得的突出成绩和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和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我们记得项东云先生作为资深专家和行业领军人物亲自参加了“协会”成立的新闻发布会,会上专门向出席发布会的近20家新闻媒体介绍了广西人工林的发展成就和未来展望,对“协会”成立的初衷与未来在人工林的可持续经营与发展提出了厚望。在之后的日子里,项先生十分关注“协会”的长远发展战略,并对“协会”的工作有经常性的指导。斯人已去,我们不会忘记在曾经的岁月里项东云先生关心和支持“协会”的点点滴滴,长留在我们的心中。泪眼虽然朦胧,但往事并不依稀,千言万语,道不尽我们对他的思念与缅怀。

树欲宁兮,风不止,哀哉天降不幸;又,人生自古谁无死,留作丹心照汗青。项东云先生的59个年轮的人生之路是所有相知、相识的人的遗憾与伤痛。然长歌当哭,逝者逝亦,生者亦当善之。承先人遗志,我们将把广西乃至全国人工林种植行业的事业在可持续经营、创新发展路上走出一片新的天地。

天堂有路,愿项东云君一路平安,走好!

 

2.安家成 – 广西林业厅党组成员、广西林科院院长

日期:2018年7月31日

挽题:吊念项东云同志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我国著名的桉树研究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林业局营造林和森林资源评估咨询专家,国家环保部环境评估中心评估专家,中国林学会理事,中国林学会桉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及树木引种驯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优秀专家,广西桉树专业委员会主任及林木育种专业委员会主任,广西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广西林科院正处长级副院长项东云同志,因病于2018年7月28日5时54分在南宁不幸逝世,享年59岁。


图片3.png

项东云先生追悼会现场


项东云同志1960年1月出生于广西扶绥,1977年8月参加工作,1986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博士研究生学历,二级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77年8月至1979年9月在广西扶绥县塘岸村插队;1979年9月至1983年7月在广西农学院林学分院林学系林学专业学习;1983年7月至1984年9月任广西国营东门林场技术人员;1984年9月至1990年2月任广西国营东门林场直属分场副场长;1990年2月至1993年4月任广西国营东门林场林科所所长;1993年4月至1995年9月任广西国营东门林场副场长;1995年9月至2007年6月任广西林科院副院长;2007年6月至2010年9月任广西林科院院长、党委副书记;2010年9月至2011年6月任自治区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处调研员;2011年6月起任广西林科院副院长(正处长级)。

项东云同志的一生是鞠躬尽瘁、为党的事业奋斗的一生。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利益奉献自己的一切。他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信念坚定,党性坚强;他坚持真理,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实事求是,勇于担当;他作风民主,光明磊落,无私无畏,开拓创新;他品德高尚,德高望重,宽厚待人,团结同志;他密切联系群众,诚心诚意帮群众办实事、解难题;他严于律己,清正廉洁,对家属和工作人员严格要求;他大公无私,干净做事,作为桉树权威专家,他却没有为自己种一棵桉树。他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体现了一个党员领导干部的光辉形象和高尚情操。

项东云同志的一生是勤恳敬业、贡献巨大的一生。他扎根广西林业,咬定青山不放松,他把一生都献给了林业科研和林业事业,他带领团队主持建立了亚洲最大的桉树种质资源库,主导建成了我国最大的桉树良种生产基地;培育的最优桉树优良品种年平均生长量创造了我国林木人工杂交育种的新纪录,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研究成果对广西乃至华南地区林业产业发展和生态建设产生了巨大的作用,为广西桉树产业和全区林业产业发展,为广大群众通过种植桉树脱贫致富、过上美好生活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是广西桉树产业发展当之无愧的功臣和骄子!

项东云同志的一生是不懈奋斗、功勋卓著的一生。他先后获得了全国林业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国务院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自治区优秀专家、自治区第六次民族团结先进个人、广西“新世纪十百千人才工程”第二层次人选、首届广西林业科技重奖个人和全区林业科技工作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多年来,他主持和主要参加完成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不同经营措施下桉树培育模型研究”专题、国家林业局“948” 项目“邓恩桉遗传改良及其杂交育种技术引进”、广西重大科技项目“桉树人工林生态效应与生态调控基质研究”的“广西桉树人工林生态系统定位站建设”专题等省部级以上科研项目12项,主持完成的“十五”广西林业科学研究项目“桉树中大径材良种与高产栽培模式研究”、“十一五”广西林业科技项目“邓恩桉遗传改良性状选择与应用研究”等地厅级项目10多项,主要参与中澳技术合作东门桉树示范林项目、中澳越科技合作项目“提高中国、越南和澳大利亚桉树人工林锯材价值研究”等国际合作项目5项;编著出版专著9部,发表论文70余篇;他带领的桉树团队的研究成果“良种桉短周期工业用材林综合技术开发”、“桉树中大径材良种与高产栽培模式研究”、“柳窿桉优良无性系选育与区域试验”等先后获得国家和自治区的奖励17项,这些成果的应用为推动广西桉树速丰林和林业产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项东云同志的一生是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一生。在大学期间,他各方面表现非常优异, 德智体全面发展, 待人接物与人为善,深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在工作期间,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具有强烈的事业心和高度的责任感,凡事做到一丝不苟。他公而忘私,任劳任怨,时时处处以工作和事业为重,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深受同事们的爱戴与尊敬。他勤勉工作,夙夜在公,无私奉献,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就在临终的前一天,他还惦记院里的工作,还在病床上关心和指导院部的工作与他的桉树研究事业。他关心年轻人的成长,注重培养年轻科技人员,言传身教、为人师表,使林业科研后继有人。他的一生是春蚕到死丝方尽的真实写照,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他用生命和奉献树立了一个共产党人的光辉榜样。

项东云同志的不幸逝世,是我们整个林业系统的巨大损失。我们党失去了一位好党员、好干部;桉树研究领域失去了一位好专家、好导师;广西林业系统失去了一位好领导、好同事;他的家庭失去了一位好亲人。

项东云同志离我们而去了,带着亲属的思念,带着领导、同事、朋友、同学、学生的无限怀念,不舍地走了!天为之哀,地为之鸣,树木为之落叶!他的声音和容貌仿佛还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化悲痛为力量,努力学习项东云同志的好思想、好品德、好作风,勤奋工作,不断开创我国桉树研究和广西林业科研事业的新局面。

项东云同志永垂千古!您安息吧!


3.白嘉雨– 中国林科院首席科学家

日期:2018年8月2日

挽题:忆项东云

东云匆匆离我们而去,留下他始终做不完的事!我的印象里他老有做不完的工作。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踏实的作风占去了他所有的时间。即使他最近几年被诊断出得了严重的疾病、还是不听劝告坚守岗位继续工作,他太累了!原来强壮的身体彻底垮了。


图片4.png

2012年和东门项目的骨干留影

(左2起:白嘉雨、Pegg、韦炬、老莫、项东云、张寿德)


大学毕业后他就到东门林场工作、正赶上中澳东门造林示范项目开始、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是幸运的、有机会参加具有挑战性的实践。东门项目涉及大规模的引种、选择、杂交、繁殖、育苗、造林各个环节,并成功的攻克了所有难题,在华南起到了全新的示范作用。在后来的20年里推动了广西人工林造林,广西成为桉树造林大省、功不可灭。

认识东云已经快30年了、目睹他从意气风发的小伙子成长为成熟的科技工作者和科研机构出色的领导人,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万万没想到正当年富力强之时疾病夺去了他的生命!

这几天,和小项相处的情景一幕幕的在我脑里出现。我曾和他一起无数次进入东门的试验林还历历在目。每次他做学术报告一丝不苟、多媒体做得很醒目,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只要和他的团队在一起就能感受到和谐的气氛,既是工作上的同事,又亲如兄弟姐妹,和学生亦师亦友。不能赞同的是他每次开会都来去匆匆、会前会后都有很多等着他的工作?即使病了还是有太多放不下的工作要安排。他用他58年的岁月完成了常人做不完的许多事,他尽力了!安息吧,小项!


4.佩格 –与项东云生前一起工作过的澳大利亚朋友和同事

日期:2018年7月30日

挽题:永别了 - 小项!

我们中不少人都是最早于1983年在东门林场东门项目就认识了项东云先生,他那时刚大学毕业到东门工作。我们都习惯称他小项,一直到现在他取得博士学位,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我们的老朋友不幸于2018年7月28日离开了我们,我们都感到非常震惊和难受。他的音容笑貌至今仍非常清晰地在我们心中。


图片5.png

2012年佩格与小项在东门林场


现在我们无法忘记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工作的艰辛和挑战,特别是在东门的艰苦环境。真正是通过中澳两国林业同行的密切合作,艰苦奋斗才最后取得项目的成功。当年艰难环境工作把我们两国同行紧紧地带到一起,更建立了我们今天永恒的友谊。小项是我们合作的典范之一。小项为东门项目做出了六年的巨大贡献。项目结束后,他仍继续在东门林场工作,提拔为林场副场长。后来他听从时任广西林业厅副厅长张锁的建议,调到广西林业科学研究院工作,担任副院长,在那他继续从事桉树研究达30多年,不断扩大他的影响力。最近几年他一直保持与我们澳大利亚林业的合作,在中国广西和附近省区开展桉树病虫害防治,林木耐寒和木材材质改良等一系列研究课题。

小项很阳光,性格开朗,对自己从事的科研工作总是充满激情。经过他自己不断地努力成长为中国桉树研究的领军人物之一。在他的领导下,多达20多个科研项目荣获广西和中国中央的奖励。他发表了70多篇科研论文和出版了多本专著。 他把自己毕生心血都贡献给了中国桉树人工林的改良,为日后在中国建立大面积工业用材林,对广西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他对桉树研究总是充满热情,把工作放在首位,不断鼓励热心指导年轻一代科研人员工作。2013年因项东云对中国桉树的巨大贡献,他获得了"中国桉树发展突出贡献奖"。

过去30多年,项东云曾到访过澳大利亚多次,我们澳大利亚同行每年也有专家学者到访中国广西,回访他们工作过的地方,都受到项东云的热情接待,并周密的安排,回访考察当年曾经开展过的研究林地。他始终是一位非常有价值受人尊敬的合作伙伴,毫无保留地与我们分享最新研究成果。

虽然小项已经离开了我们,我们将永远不会忘记他快乐的性格和高尚的职业操守。当今广西的桉树人工林规模和相关林产工业的经济贡献就是他留给我们的丰富遗产。他的所有澳大利亚同行们将永远铭记他。

在此,我们向他的夫人周维及儿子项周扬表示最深切的慰问,我们也和中国的同行们共同分享着这份悲痛。

小项,我们向你致以最崇高的敬礼。安息吧,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你的澳大利亚老朋友们:Chris Bragg; Dave West; Dennis Rolfe; Don McGuire; Fred Donohue; Glenn Dale; John Alcock ; Ian Last; Keith Gould; Kevin Harding; Les Hawkes; Lester Perkins; Geoff Pegg; Risto Vuokko; Rod Stevens; Roger Arnold; Ron Gooda; Sam Pegg; John Simpson; Guohui Wang; Xianming Wei; Garth Nikles; Ross Wylie; Stephen Midgley; Pat & Heidi Mannion。


5.郭洪英 -四川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

日期:2018年8月3日

挽题:天堂从此多了个挚爱桉树的人 而人间再无人叫我幺妹

-谨以此文记念我在桉树大家庭中的长兄项东云

7月28日早上,王豁然先生在微信里留言,告诉我项东云大哥离世了。从看到信息的那一刻起,不管是忙着还是在呆着,脑海里总是“大象哥哥”背着双肩包笑吟吟地跟我打招呼的各种情景。“幺妹!”—广西白话味儿的有点沙沙的磁性的声音,或者高了一个调门的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川味儿的“幺妹儿!”—那么亲切欣喜,如在耳边如在眼前,过往的许多画面像电影一样每天反复在脑海萦绕。

回首一算,从2006年8月在新疆召开的全国林木引种会上胡天宇老师带我认识了和蔼可亲的项院长和他美丽的太太周维,到大象哥哥离开,我们竟只有十二载的兄妹缘分。十二年来,我们每年因为桉树会、引种会、育种会和桉树课题会能见上两三次,见过的面统共也不超过30次。但是,从第一面开始,每次见到大象哥哥,都是那样地亲切欣喜。记忆里,大象哥哥对每个人都是那么热心、绅士而且和蔼可亲。对我这个刚刚走进桉树研究领域的小妹妹,更是特别关心提携。记得第一次在桉树会上做学术报告,从来没做过PPT、也没做过学术报告的我心里很没底。报告的前一天,胡老师请他帮我指点一下PPT,他是那么耐心地指导我,从报告的谋篇布局,到每个内容的表达细节,再到PPT的制作技巧和学术报告的演讲技巧,都毫不保留地传授给我这个才见过两次面的小辈。在大象哥哥的指点下,我制作PPT和做报告的水平不断提高,成了我多年来可以在小圈子里有点小傲娇的资本。而他影响我的不只是学会了做PPT和报告,关键是不管在什么位置上都认真做事的态度。而我们之所以臭气相投,互相怜惜,根源在于我们不仅都是亲力亲为的实干家,还是追求极致的完美主义者,所以我们会用力地去做一件事情,去挚爱一份事业,去坚守一份痴心。


图片6.png

2010年河源市苏家围 (左起:郭洪英、项东云、

王尚明、胡天宇、徐建民、谢耀坚、莫晓勇)


有人说,他的病除了积劳成疾,还和他后来的工作境遇有很大关系,我也深以为然。但积劳成疾自不必说,至于工作境遇的影响,我深信,他和很多人想的那种情况不一样,我相信他没有因为从他十分在意的关键岗位调到了一个不适合的岗位上而严重失落,但是这样的调整却让他被迫离开了自己挚爱的桉树事业,这才是让他内心悲凉和备受煎熬的原因。他很快就自降身份、主动调回林科院做副院长,潜心从事桉树研究,就是他坚守初心的决然行动。这样的决定和坚持,在这个浮躁时代、尤其是桉树发展面临巨大压力的环境里,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而如果不是挚爱他又如何能够做到。我的心灵感应告诉我,大象哥哥淡泊名利的性情是天生的,不用修炼。去年看《无问西东》的时候,我情不自禁想到已经生病的大象哥哥。

在桉树大家庭中,几个关心爱护我的哥哥要么叫我幺妹,让我感觉有些江湖气息的温暖。要么叫我小郭或者洪英,听起来难免有些生分。只有大象哥哥叫我幺妹,每次听见他叫我,就觉得自己像一个被长兄捧在手心里宠坏了的小幺妹,一辈子也不会长大。听到大象哥哥离了人间,执意想见他最后一面。从成都飞到南宁,在殡仪馆见到那个安详地躺在那里化了妆的头发往后梳的大叔,那不是墙上照片里的大象哥哥,更不是我记忆中的大象哥哥。我没有十分悲恸,我总觉得我没有见到大象哥哥躺在那里,心里不禁有些释然。那天在南宁机场候机到重庆,我总感觉有一天我会在某个机场遇见背着双肩包的大象哥哥,笑吟吟地过来拍一拍我的肩膀,沙沙的喊我:“幺妹”!第二天早上在泸县开会的时候,我也觉得有一天在某个会场,穿着整洁格子衬衫的大象哥哥会扭过头来俏皮地对我挤一挤眼睛,小声地打个招呼—“幺妹”!                 

幺妹郭洪英,2018年8月3日写于甘南扎尕那,一个可以把祈愿尽快传递到纯净天堂的地方,愿大象哥哥的天堂里只有桉树没有病痛。


6.莫晓勇 – 华南农业大学教授、中国林学会桉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日期:2018年8月3日

挽题:忆项东云

认识项院长已有近30年了,第一次认识他的时候,他在东门林场工作,那时他才30来岁,意气奋发、两眼炯炯有神。当时记得他带我参观林场的各类试验林,给我的印象是他非常专业,而且十分熟悉这些试验,一看就知道很多是他亲手做的。

他调到广西林科院工作后,我们接触的机会就更多了。我在雷州林业局工作期间,几乎每年都要去南宁见他几次,共同的事业-桉树,使我和项院长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我们在学术上相互交流,他乐于助人,对人一直都是坦诚相待。记得有一次,在1997年我工作正处在低潮时,他还专门来湛江看望我,和我聊天,他年长我两岁,平时不怎么喝酒的他陪我喝了两杯。2008年我调到华南农业大学后,他还专程来学校祝贺我。平时我觉得他太忙太累了,经常劝他少干点,让年轻人多干,但一遇到工作,他又忘了这些。

我去广西林科院,项院长无数次的接待了我,只要他在一定会陪我去林地。记得有一次他刚出差回来,听说我来了,就来和我见面,当得知我想去看桉树生态定位站,他说要陪我去,我说:“你刚回来,派别人陪我就可以了”。他不肯,执意要陪我去,我们又一起到林地爬了一下午的山,才风尘仆仆地回到了林科院。

项院长得病后,来广州医院检查,我和陈校长去探望他,他精神仍然积极乐观。他回南宁后不久,突然听说他进了重症室,我心里一紧,马上去南宁看他,他见到我拉着我的手,不忍我离去,当时我心里十分难过。过了些日子,在柳州召开了全国桉树会议,项院长在妻子周维的陪同下来了,我们大家又在宾馆大厅见面了,喝茶聊天,想到项院长病情减轻了,恢复健康有望,很是高兴。但是万万没想到,七月二十八号中午十一点十三分,收到杨章旗兄弟的短信,说项院长离世了。怎么也不能相信,太突然,太突然了,我的眼泪在眼眶内打转,控制着不让它流出来......

我失去了一位知心的兄长,中国桉树人失去了一位栋梁帅才,桉树界失去了一位卓越的科学家,他用短暂的五十八年的岁月,做出了常人无法做到的事业。我们永远怀念他,东云一路走好!弟兄们继续做你未完成的事业,你安息吧!


7.徐建民 - 中国林科院热林所研究员

日期:2018年7月30日

挽题:吊英年早逝东云兄

项院长是我的好大哥!我俩三十一年友谊,曾在东门、世行和国家科技攻关项目并肩战斗过,往事……难忘啊。英年早逝,惜哉哀哉!他短暂的一生,严己宽人,为人厚道;科研求真,甘为人梯;清风傲骨,不改初心。东云兄:天堂之路,一路走好!


8.兰保国 – 金光中国林务首席执行官、原东门林场中澳合作项目研究人员

日期:2018年8月3日

挽题:缅怀“良师益友,敦厚兄长”- 项东云

2018年7月28日对我将是个终身难忘的日子。电话,短信,微信接连传来我不愿相信而又不得不相信的噩耗,我最敬重的良师益友、兄长--项东云,离开我们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来得太突然。我清晰记得2018年春节后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我们还一起谈工作,谈事业,谈未来桉树的发展等等,他思维敏捷,思路清晰,饭量还不错!当时我在心里想,慢慢调理治疗,一年半载应该就可以恢复正常,到时我们再一起为广西桉树产业的发展去奋斗!

项东云是我的师兄,我的良师,我的好朋友,我的兄长。1983年6月他刚从广西农学院林学分院大学毕业,我后脚跟也进入同一个学校。1987年6月在我得知大学毕业分配到广西国营东门林场后,我提前到东门林场进行了实地侦查,侦查的那天我第一次认识他,并留下了好印象。

我分配到东门直属苗圃分场工作,项东云当时身兼直属苗圃分场副场长,林科所副所长。当时的东门林场正处于中澳合作项目全方位科研工作推进的高潮时期,他主要的工作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在苗圃、林科所的业务上,虽然同在直属苗圃分场,但见面和交往不多,他给我的印象是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1992年我调动到东门林场林科所工作,当时他是林科所的所长。开始了我与他“良师、益友、兄长”二十多年的关系。虽然1995年他调任广西林科院任职,而我在1997年初加入APP公司工作,他像兄长般依然关心,帮助我在事业上的发展。

作为良师,他是我进行桉树研究的引路人和领航人,从入门到提高,都离不开他的指导和帮助,教我如何写好论文,帮助我修改论文。从他身上我感受到事业心,责任感,实事求是的精神;学到了做科研工作的认真、严谨、细致。他对文章、报告的修改反复推敲,从文字到标点符号,一丝不苟。从不吝啬与他人分享国内外桉树研究的科研成果,帮助下属成长。我记忆中最深的形象是他几乎每天背着书包、穿着大头皮鞋。

作为兄长与益友,我们一起分享工作成果的喜悦,一起面对和克服工作中的困难;在工作之余一起喝酒、抽烟、打扑克牌,唱歌,打球,一起谈家常事,共享生活的乐趣。项兄平易近人,宽厚待人,严律于己;对长辈的尊敬,对同事,朋友、下属的宽容,对后辈关怀和爱戴的待人接物,深深感染了身边的同事和朋友。在东门林场,不论年龄比他大还是比他小,职务比他高还是低,在生活中大家都亲切的称呼他“小项”。

九年多在东门林场工作和生活,是我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人生经历,在这里遇到了良师、益友、好兄长。

兄长,您太累了,安息吧!


9.中国林学会树木引种驯化专业委员会

日期:2018年7月30日

挽题:吊英年早逝东云兄

惊悉项东云副主任委员去世,令我们深感悲痛!项东云先生为我国桉树研究领域的知名专家,长期从事桉树引种研究,对我国桉树遗传育种和桉树人工林的发展做出卓越贡献。项东云先生连续多届担任中国林学会树木引种驯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对专业委员会的发展和树木引种驯化学术活动做出重要贡献。他的英年早逝,对我国桉树研究室一个重大损失。项东云先生对树木引种事业的挚爱,对树木引种事业的热情,将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我们永远怀念他。



10.谢耀坚 - 国家林业局桉树研究开发中心主任

日期:2018年7月30日

挽题:悼东云

壮志未酬身先逝,桉树界痛失帅才。

硕果尤存立典范,同仁们哭唤英灵。


11.施季森 -南京林业大学副校长

日期:2018年7月30日

挽题:深切哀悼项东云校友

短暂一生坚持不懈奉献桉树育种事业,

为人一世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美德称颂。


12.绿之韵 (匿名)- 微信群友和广西林学院校友

日期:2018年7月30日

挽题:悼项东云

桉树别称尤加利

林业行业大利器

良种来源中澳技

科研大成东云立

微群汇聚把谣辟

绿海展望挽尊忆


13.王豁然 – 中国林科院研究员、原中国林学会树木引种驯化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日期:2018年7月30日

挽题:吊项东云

壯志未酬六十年

誰教冥路去種桉

西風無力送東雲

邕水有淚別西山

桉樹挺拔氣韻美

剛直不阿骨益堅

放眼八桂千千樹

一樹思君一愴然

 


qikanend.jpg

 

友情链接    LINK